菱角,童年的味道!

2018-07-18 23:02  作者:大山   |   浏览(

  家乡的菱角,又叫菱。二角为菱,形似牛角。三角、四角为芰。生长在湖泊中河塘。菱落在泥中,最易生长。有野菱、家菱之分,均在三月生蔓延长。叶浮在水上扁而有尖,很是光滑,叶下有茎。五六月开小白花,在夜里开放,白天而合上,随月亮的圆缺而转移。

池塘里生长的菱角

  它的果实有好几种:没有角、两角、三角、四角。角中带刺,尖细而脆,长在角尖。 一种水生植物。一年生浮水或半挺水草本。根二型:着泥根铁丝状,着生于水底泥中;同化根,羽状细裂,裂片丝状,淡绿色或暗红褐色。茎圆柱形、细长或粗短。叶二型:浮水叶互生,聚生于茎端,在水面形成莲座状菱盘.野菱垂生于密叶下水中,必须把全株拿起来倒翻,才可看得见。有四个刺角,容易扎人,我们把它装衣兜里就不敢跑了,食用也不好剥。

采菱角的时候必须把全株倒翻

  老家到处都是河塘水沟,其实有水的地方就养的有菱角。在池塘边,远看一片绿油油的特别养眼,水面上漂浮着碧绿的菱的叶子,铺盖在水面上。家菱角,长有像老牛头的二只角,家菱角果实里含的淀粉特别高,一般蒸煮以后食用起来,也很容易上口。

采摘回来的一堆菱角

  街上卖菱角的基本都会在小摊前放一个小木板,一把剁刀,有人买的时候帮其砍去棱角。小孩拿起来,不扎手。老菱角粉粉的,嫩菱角味道甜美。

拉着板车在街上卖菱角的人

  家乡的河塘里长满菱角,也长着莲藕。盛夏刚过的时候,我们三五个同伴,用荷叶做顶帽子,戴在头上,来采菱角、捡莲子,在田埂上跑来跑去,一不小心,菱角刺就会扎进小脚,走起路来,疼痛难忍又没办法,回家以后母亲就在油灯下用细细的针尖仔细的为我挑拨扎进手脚上的菱角刺,嘴里还不停的唠叨,其实大人的内心一定是心疼的,虽然菱角刺扎的我很疼痛,但是有一种温暖不禁而然的涌上心头。

坐在木桶里采摘菱角的人

  采摘菱角的时候,有的人家划着一种像家来大脚盆一样似的木桶去摘菱角。坐在里面,其实也就蹲在里面,左右摇晃,不敢动弹,手里拿着的木头划板一划一划的,向前慢慢划行,当停下来的时,牵起菱角藤把菱角一个个摘下来。

在水里采摘菱角的妇女

  回到家里,把采摘的菱角洗几遍,将菱角倒入锅里,过一会把熟透的菱角菜捞起沥干,热腾腾喷香的菱角,就可以掰开吃食了。菱角的香甜味道,飘散在屋里院子里。每吃菱角,嘴上手上总会粘的黑呼呼的,地上留下一大堆菱角壳,一边吃菱角,一边拉家常,快乐无穷。菱角也可生吃,口感就像地瓜,生生的,嫩甜爽口。

煮熟的菱角香味扑鼻

  听老人讲过,一部分菱角长大成熟,慢慢变老的时候,就会自己脱开菱角藤子,沉到泥土里,到了来年,又会生根发芽,传播蔓延,池塘里又是绿油油的一片了。

美味的菱角炒菜

  “采呀,采呀,采菱角,一棵秧秧结十个,你分多来我分少,我俩回家......”古老的童谣,如此生动。去采菱,哼着民谣,回想起小时候采菱的情景:一片绿油油的河塘,一阵阵菱叶水草的淡淡清香味道,印记在我童年的时光里。

采菱角是我们童年记忆的一部分

  我们许多同乡,都是吃着家乡的菱角长大的,这么讲一点儿也不为夸张,我们对菱角有着特别深厚的情感。儿时的河塘,那一片片绿油油的景象,丰富了我们一颗颗年轻的心,书写了一个如梦如幻的年代,时常忆起,是那么的遥远,而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