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黑,我童年的老伙伴!

2018-06-17 15:37  作者:时间在想念   |   浏览(

  人生的美好不只是因为你的所见到、所感受的,还因为记忆对于时光的储存和酝酿,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让你依稀想起过往的某个画面,契合了当下的心情,人生的味道也就随之弥漫开来。

  在我即将走进三十岁的大门,回首过往之时,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夕阳下,手里牵着放牛绳子,光着脚丫走在日落的余晖里,时不时还会唱上几句不成调调歌谣的少年。那个背影是自己最初的模样,怀着一颗与世无争的初心,以为眼前所见就是整个世界。开心就笑,难过就哭,心怀纯真,无所畏惧,不知何谓烦恼。

黄昏牵牛回家的孩子
放牛回家

  因为出生在江南的鱼米之乡,家里世代为农,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与黄土打交道。从远古承袭而来的农耕文明在我所生活的这片土地上依然奔流不息,童年的时光都散落在田间地头,陪伴我童年时光的是家里的那头老牛。

黑色小黄牛和老人
记忆中的小黑牛

  听爷爷说,那头黑牛跟我年纪一般大,在我不到一岁的时候从村里另外一户农户家里花费了三四百块钱买过来了。三十年前的百元就是巨资了,由此可见牛在农耕文明里是多么被看重。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背着我去放牛,因为年幼,我对这些尚未有记忆,所以无从回忆。但是,我能够想象到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孩子能够跟着父亲一起去放牛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因为我现在下班回家能够抽出一点时间陪女儿玩一会躲猫猫的时候,都能从她脸上看到天大的快乐。只是,她以后长大也会如我年幼时一样,不会记得这些单纯的快乐。可是,我会跟我父亲一样, 永远珍藏着这段时光。

小时候与父亲一起放牛
小时候,父亲经常带着我一起去放牛

  后来记事了,印象里每天早上被会被爷爷或者奶奶的呼喊声叫醒,朦胧的记忆里是爷爷催促我起床放牛的声音。那个时候,虽然我有一百个不情愿,可是还是会一脸无奈的起床去放牛。因为年纪小小的我就明白长辈的不易,自己能够分担的也就放牛这件对他们来说无比重要的小事了。

一起放牛的小孩
童年一起放牛的画面

  那头黑牛被我命名为小黑,它全身上下都是纯黑的毛,没有一点杂色。每次下雨过后,小黑身上的泥土被雨水冲洗干净后,它那娇建的身姿就显得格外的俊美。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它不是一头牛,而是一匹马该多好,那样我就可以驾驭它驰骋天涯了。童年的思想总是天马行空,无知者无畏。现在想想,天下如此之大,哪里敢随便说出驰骋天涯这么天真的话。

幻想着骑牛闯天涯的小孩
童年,曾幻想骑牛驰骋天涯

  陪伴时间久了,动物也会跟人产生感情。因为我经常与小黑待在一起,对它也没有其它小伙伴那么凶,所以小黑每次远远看到了我就会伸长脖子哞一声,算是它对我的欢迎。等我把它从牛圈里赶出来时,它总是会甩一甩它那长辫子一样的尾巴,应该是在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吧。每次把小黑放在田埂上吃草,我都可以放心的跑到一边去玩耍,不用时时刻刻看着它。因为有几次它偷吃别人庄稼苗子,我好好的数落了它几次,而且好几天没有给它好脸色。它应该感受到了我的愤怒,所以后来从来都不会再去碰别人种的庄稼。这一直是我在小伙伴中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情,小黑一直是我童年岁月里无法绕开的记忆。

小孩与牛产生了感情
小孩已经认定了小黑这个朋友

  后来,上初中要经常住校,每周只能回去两次。放学回家的时候,我会经常跑到田间去看小黑,当我站在它身边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它对我的亲近,或者说更多的是我对它的依赖。再后来上高中之后,每个月才能回去一两次,学业的压力也越来越重了,所以家里人也不再愿意让我把时间放在看牛这件事情上,要求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中去。偶尔回去时,我还是会抽个时间去看它,只是次数很少了。有一年的夏天,我看到爷爷赶着小黑回来,就跑过去想看看它,明显的能够感觉它步伐的沉重,整个身体散发出来的也是历经年数被沉重的农活摧残出来的苍老。它看到我也没有从前的兴奋,也可以说是并没有认出我来,只是从我身边蹒跚而过,看到它渐渐远去的身影,我内心一阵失落。

牛儿小黑开始老了
小黑变老,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难受

  我不记得最后一次看到它是什么时候,记忆里只留存着它最后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以及眼神里的黯淡无光,那是我最初感受到的衰老的气息。后来我又上大学了,每个学期才能回一次家。因为看到的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大了,人生的体会也就愈加的丰富,对于儿时的记忆也再一点点的淡化。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回家待了快一个月才发现好久没有看到小黑,有一天晚饭的时候,无意间问起,父亲跟我讲小黑几个月前就站不起来了,他们找了兽医过来看,兽医说年纪太大了,已经无能为力了。于是,父亲跟爷爷商量着就把它卖了,还卖了小千把块钱呢。父亲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些话,话语里听不出来一丝的伤感,可我情绪却低落到了极点。我无力去责怪父亲和爷爷的做法,因为他们的内心已经被沉重的农活折磨的不再敏感,在他们眼里,一头牛的离开不会产生太大的波澜,顶多只是觉得家里需要再买一头牛的想法而已。可那个暑假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好几次夜里做梦到了和小黑一起的快乐时光,醒来才发现枕边已经湿了一大块。

梦中与小黑牛相遇
别了,小黑,我童年的老伙伴

  从此,和小黑的有关记忆全部被封存。家里后来又添了一头黄牛,而我也再没有去捏过牛绳去放牛。有时候远远的看到爷爷或者父亲牵着它走过来,我都会刻意的避开,生怕与它产生了半点瓜葛。其实我内心明白这点排斥都是源自于我对小黑的爱,我没有办法让自己释然,所以也没有办法重新去接受另外一头牛。这就是一个男孩对自己心中挚爱的坚持,也是对童年时光的尊重和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