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早已逝去的童年岁月

2018-06-17 15:38  作者:心湖留月   |   浏览(

  俗话说三岁见大,十岁看老,意思是说一个人的个性打小便可见端倪!此言谬也,我就是铁证!看现在的我:孱弱,迟缓,木讷,笨手笨脚,呆头呆脑,再看童年的我,犹如现在的我镜中之成像,一样的我,方向却完全相反!

爬在树上嬉戏的小孩
爬树

  童年的我极擅于攀高,那时家门口有一棵歪脖子的,开紫色小花,结黄灿灿果子的苦棟树,足有五六米高,童年的我随时兴起就会双手抱树,脚蹬树干,须臾便会蹿上树去,然后再交叉双脚,套住树丫,将身子倒挂下来,以此夸能,博得围观者之连声喝彩!  

操场上跳房子的小孩
跳房子

  童年的我是各种儿时游戏的高手,瓦子、跳房子、打地老鼠(陀螺)、踢毽子、打弹子球、跳绳等门门在行,用左脚踢毽子的我一口气能打上百次的跳(打跳是踢毽子花式之一),因此每每与小伙伴争锋对决,必能技高一筹,轩昂而归!儿时的玩具都是自制的,还记得我常到草垛边阻劫花公鸡尾羽做毽子的情景,现在想来觉得自己真是残忍,可那时的我一心只想做个能在小伙伴们面前显摆炫耀的漂亮毽子,哪会顾及公鸡的苦痛!

乡村放牛的小孩
放牛

  童年的我是爸妈的好帮手,家里的洗碗、喂猪、扫地、绕个阄(老家方言,即把稻草扎成椭球状,供烧大锅做烧),家外的打猪草、拾粪、放鹅、放牛(推荐:童年,与牛共舞!)等我都能一一打理妥当。这其中我最爱扫地,因为妈总夸我地扫得最好,一是我扫地能拐角到边(老家方言,即遍及每个犄角旮旯),二是我能扫得地面一尘不染。我用我独有的三扫一顿的扫地方式,节奏如锣鼓点的咚咚咚锵,即双手握笤帚柄扫动三次,再在地面上轻轻顿一下,别小看这轻轻一顿,它既可把吸附在笤帚头上的灰尘顿落下来,再扫掉,使地面更为干净,又可使这平淡乏味的扫地具有节律的美感!有次我在校打扫卫生扫地,竟引来几位老师的观看和称赞,激动之余,那天放学回家,我把家的地面又扫了一遍!

乡村早晨,背竹篓去打猪草的小女孩
打猪草

  读书曾一度让童年的我苦不堪言,我撑控学习的那部分脑子好似栓塞了,什么也灌不进去,记得四年级一次算术考试,我只得了二十二分,可恨的哥给我取了个绰号“X二十二”(X代表我的姓),到处宣扬,爸知道了,脸一沉,顺手抄起妈做衣服的尺子,我见大事不妙,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到村头,才立脚回望,根夲没见到爸的影子,我在外呆了好大半天,才悻悻回家。那次我沒有挨揍,却受惊不小,这一惊便震通了我那脑部的栓塞,脑子开窍了,学习也就自然好了,后来老师要考试,常叫我帮忙到大队部的油印机上推印试卷,有人疑问:她不参加考试?老师笑说:她不需要考。当然我知道那是老师耍懒的托辞罢了!

童年,欢快的我们
童年岁月

  这就是童年的我,一个能干、胆壮且聪明、伶俐的地道农村野娃,我每每以童年的我为骄傲,我常常自忖童年的我何以成为现在的我,那立于现在的我与童年的我之间的镜子是什么,我渐悟那面镜子便是可以易沧海为桑田的悠悠岁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