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儿时打猪草的那些事

2018-06-24 01:46  作者:王敦   |   浏览(

  春天,地里的庄稼还没有成长起来,田间地头的路好走,是打猪草最好的季节。草的品种丰富,鲜嫩,割回家喂猪,那些家伙们吃得欢喜。

鹅肠草
农村用来喂猪的鹅肠草

  记忆里打猪草的事可以算得上是比较开心的事,想想当年拿着镰刀,背起筐头和小伙伴们一起有说有笑地出发,那些往事常常会令我激动与神往。

  转瞬到了秋天,地里的庄稼蹿了老高,那些草也长过了一茬又一茬,寻找猪草就变得不再容易了,浇水的渠上,田野的小路旁,入眼的全是疯狂的野草,如稗草,喇巴蔓子,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双眼睛的巡视,这些地方已经寻不到像样的猪草了,打猪草的人们只能钻进高高的青纱帐,到玉米地里去寻觅了。钻玉米地的滋味是我们长大了以后才体会到的,长长的玉米叶子边缘,似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剌一下裸露的皮肤又疼又痒,胳膊,脖子,脸上被划一下有些人立马会红肿起来,这是后来长大的我们再也不愿去的地方。而小时候,打猪草的欢快劲早已胜过了那些难受,根本没人理会这个。

乡村早晨,背竹篓去打猪草的小女孩
打猪草

  打猪草有时候不小心,手上不知什么时候被镰刀或庄稼划破了一道血口,不管男生女生,听不到尖叫,有的把血手指含在嘴里嘬几下,甩甩手发现不再流血了,就继续前行,有的更夸张,用手轻轻扒拉平一小块地面,画出三道线,口里念念有词:一道儿,两道儿,三道儿,中间儿的是好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抓起一小撮中间的浮土,涂在伤口用来止血。有的用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受伤的地方,过一会儿,止了血,就会继续自己的活儿,没有人声张,那时候的我们不娇气,回到家,父母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伤口早就好了。

打猪草的小女孩

  打猪草,常常是几个小伙伴结伴而行,走得远了,累了,也有口渴的时候,前面的同学忽然发现水渠头有积水,或者路边的洼地有个小水坑,就会招呼大家,过来喝水了!这里有水!几个人会先后围上来,这时候也许你会发现水坑里分明游着几尾小蝌蚪,口渴得厉害,谁还管它们,大家蹲下,小心地撩起水转身到坑外先洗洗手,尽量不弄脏坑里的水,然后回过头用手捧起水,咕咚咕咚喝几口,那个香甜劲绝对胜过我们今天的瓶装矿泉水!

切猪菜
切猪菜

  这些都是儿时的记忆了,儿时我们快乐,是因为我们轻松,那时我们没有繁重的作业困扰,没有优越的物质条件,我们有的只是一片蓝蓝的天空。打过猪草的朋友,对于那些草的名字,你还记得上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