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猪草,童年的农村岁月

2018-06-23 14:30  作者:杨柳飘飘(刘桂兰   |   浏览(

  童年,离我已经十分遥远。但童年的记忆却像一幅永不褪色的画。在这幅画里,无论是鲜艳的红色,还是柔嫩的绿色,即使是带点忧郁的灰色,都是那样鲜活生动。无论岁月老去多少,那些属于童年的色彩,却一直成为记忆中的斑斓。

  我是农民的女儿,田间地头,摸爬滚打,小溪草地嬉戏玩耍,给了我无尽的乐趣。

  那时候,农村生活条件艰苦,一年吃不了几次肉。为了过年有肉吃,家家都会养一头猪。猪饲料有两种:一种是麦麸拌上粉碎的豌豆秧(我们方言叫豆沫沫)但麦麸和豆沫沫是有限的,因为粮食是有限的。所以,这种饲料大都要省着用。还有就是春夏时野菜成为主要的猪饲料。大人们要做农活,挖猪草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孩子们的身上。

  每天放学后,飞也似的跑回家,匆匆忙忙咬一口馍馍,喝几口白开水,便拿着小铁铲,背着小背斗,携同几个早就约好的小伙伴,走向田间地头,开始了我们的快乐劳动。

  是的,是快乐劳动。因为在我心里,挖猪草就是一种变相的玩。

  你看,春天的天空是那样蓝,田野里绿油油的一片,三寸高的麦苗齐刷刷的,如同修剪整齐的绿绒毯。田埂上开着各式各样的野花,金灿灿的蒲公英,粉团团的鸡冠花,蓝色的马兰花......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野花,田埂像极了一条绿底碎花的彩带,环绕着绿色的麦田。一些身穿花衬衫,头戴白色小凉帽,手把小铁铲,肩背小背斗的孩子们在彩带上快乐的奔跑......这不就是一幅跳动的画吗?

  我们就在田间地头来回穿梭。从这块地走到那块地,从这条沟跳到那条沟,到处都留下了我们小铲子的痕迹。

  挖个肥肥的猪耳朵,拔几棵嫩嫩的苦苦菜,扯几把连在一起的娘娘草,再拔一把墨绿的蕨蔴叶子,还有特别嫩的发亮的兔儿草......手不停,嘴也不闲着,说着一些自己看来好笑的笑话,根本就感觉不到是在干活。

  每当找到一片野菜多的地方,看到那些鲜嫩的野菜时,仿佛自己是拥有了一座城堡的公主,心里那份欢欣自不必言说。这个时候,就可以放下背斗,轻装上阵了。于是一会儿蹦到这里,一会儿跳到那里,嘴里还欢呼着。不知不觉中,就挖了好多。

  当然,向阳的地方土质硬,挖起来费劲,野菜也较少,一定要找阴凉的地方和水沟边去挖。有一次,看到水沟边有好多野菜,欢呼着跑过去,没想到脚下一滑,就掉进了小水沟,水沟里水虽不大,但好多淤泥,所以,全身都沾满了泥,成了一个泥猴。小伙伴们,哈哈大笑,我虽然懊恼不已,但也只有接受现实,找一个阳光多的草地去擦泥 了。

  夏天到了,田野更美了!金灿灿的油菜花开了,引的蝴蝶蜜蜂翩翩起舞。土豆花开了,淡粉的、雪白的花儿在墨绿的叶子衬托下显得尤为好看。黑色的蚕豆花,小巧玲珑,麦穗儿顶着雪白的花,精神十足。走在田埂上,嗅着扑鼻的花香,呼吸着清新儿润泽的空气,那种快乐,无以言表。

  这个时候挖猪草,比起春天来稍有难度。因为田埂上早就没有了野菜,野菜都在田里贴着地皮长呢。你不能踩坏了庄稼,因此,小心翼翼地扒开庄稼,弓着身子,撅着屁股,才能挖到,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我们的兴致,因为庄稼底部比较阴凉,下面的野菜高而嫩,反而更容易装满背斗了。

  打猪草的时候,当然也忘不了玩了。感觉有点累了,就找一个干一点的坡地躺下来,看白云在蓝天上自由自在地飘,听虫吟蜂鸣,惬意极了。其间,倘若看到一只美丽的蝴蝶,又一骨碌爬起来追蝴蝶去了。

  有时候,索性就不打猪草了,专心找自己可以吃的东西了。嫩嫩的油菜茎,折一段下来,剥去外面青色的皮,咬一口,带一点辣味,但脆生生的,可好吃了。挖一根鸡肉(一种草根,可以吃,但至今我也不知道它真正叫什么),剥了最外面一层稍黑的皮,肉质白白的,柔柔的,嚼起来很有筋道。还有绿绿的马叶草(很像香菜的样子),擦擦土,嚼起来也是草香盈口。白白胖胖的子牛(螺丝),又脆又甜。胖嘟嘟的蕨蔴(人参果)又香又甜......总之,有很多可以吃的东西,让我们解馋,不论它们好不好吃,找到它们,本身就充满了乐趣。

  夕阳西下,我们也准备回家了。临走,还不忘摘好多粉红的水晶晶花,拔几根马兰花叶子,边走,边编着各式各样的小动物,小花篮,互相交换。

  夕阳的余晖照着我们汗津津的脸,个个红光满面,笑意盈盈。

  一首歌儿从我们嘴里飞出:“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小喜鹊造新房,小蜜蜂采蜜糖,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要靠劳动来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