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泥鳅,带你一起回忆童年美好时光

2018-06-25 10:12  作者:李芝桂   |   浏览(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去捉泥鳅,大哥你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整日沉浸于公文中的我,某日突然听到上幼儿园的女儿哼唱这首歌,竟恍若回到了少年,正赤脚穿行于蓝天白云下的田间渠头。

  青山,绿水,梯田,斜挎扁篓的少年。回首追思,少年时光,若隐若现就像端午时节一枚水灵灵鲜红欲滴的杨梅,初看起来是那么的引人入胜,令人垂涎。和风细雨,稻花飘香,无忧无虑,未谙世事之艰辛,不思前途之坎坷,眼里是温煦的阳光,梦里是美妙的幻想。但今日细细品味,心里却不时泛出一丝酸酸的感觉。父母终年黑瘦的脸,厨房里终日弥漫着的酸菜咸萝卜的怪味,似乎正一古脑儿从记忆深处朝自己走来。

  记忆里,儿时生活最深的痕迹就是餐桌上的贫瘠了。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萝卜青菜,却让人怎么也滋生不出一丝爱意来。除了盼过年,盼过节,少年的我便不时把渴盼的目光投向广阔的田野,将稚嫩的双手伸向稻田里钻进溜出的泥鳅。

  “泥鳅放个屁,辣椒也有味”。泥鳅这被人们喻为水中人参的小生灵,不但味道鲜美,而且四季均可捉之,烹之。在农药、化肥还未广泛应用的年代,泥鳅可谓是捉之不尽,烹之不绝。

  捉泥鳅的方法很多,不同时节可采取不同的方式。虽说泥鳅身手敏捷,还有些滑头,但在聪明的村民面前,却也只能束手就擒,任人油煎水煮。春暖花开时节,禾苗初栽,春雨绵绵,空气透着腥甜,泥鳅昼伏夜出,此时最好簪泥鳅。选一个雨后的夜晚,备好装泥鳅的扁篓,穿好防蛇的套鞋,举着松明子,提一把铁簪子(一种形似梳子,用锋利的钢针做成的带长柄的专门簪泥鳅的工具)就可出门了。在松明子红红的火光照耀下,只见田里的泥鳅静静地伏在水底一动不动。

  瞄准了,兜头一簪子下去,水溅处,一条泥鳅就在簪子上挣扎了。

  盛夏时节,稻谷金黄,热浪逐天,泥鳅们杳无音迹,一条条全钻到禾蔸下纳凉去了,此时可熏而捉之。取榨油后的油茶饼用火烤热敲碎装在桶中,用滚烫的开水浸泡搅拌,往田中一洒,用不了几分钟,泥鳅们就一个个在混浊的水面大张着嘴吸气,如此,尽可不慌不忙地用网悉数纳入篓中。这样,既不伤稻禾,茶饼还是很好的肥料。

  而到了晚稻入仓,落叶枯黄,秋高气爽的季节,稻田里,水已逐渐蒸发待尽,泥巴软软的稀稀的,最是剥泥鳅的好时候。握一把锄头,从田的这头细细地往田的那头慢慢剥去,只要手勤眼尖,用不了一个上午,肩上的扁篓就会沉甸甸的。

  秋去冬来,寒风肆虐,稻田里土地龟裂,一片灰白,泥鳅们一个个蜷缩在土里冬眼,只露出一个个小洞在外面,是掏泥鳅的好时机。蹲下身,寻到一个小洞,用手指往洞里一抠,翻开泥土,一条养肥了身子正准备过冬的泥鳅便呆呆地呈现在眼前。当然有时也会碰到藏着的是一条吓人的黄鳝。不过掏泥鳅的老手一般不会混淆,黄鳝的洞大而粗糙,泥鳅的洞小而圆滑。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去捉泥鳅……”听着这撩人情怀的歌,心里还真恨不能回乡下重温一番捉泥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