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池塘,家乡最美的所在

2018-06-28 23:07  作者:竹子   |   浏览(

  上周出差,在一个小镇上买到了新鲜的芡实。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是难得看到这些新鲜野果了。这让我再次怀念起儿时的池塘来。

  家乡的池塘是我儿时家乡最美的所在。

  每天, 村子里每家每户都会有人去池塘里挑水回家, 那是我们的饮用水。那时候,母亲生着病,父亲因为“成份”不好的原因被“发配”到很苦的地方修河堤或是干别的什么苦工去了。我便常常和妹妹一起用木桶到池塘里去抬水, 妹妹比水桶高不了多少,我们每次能抬半桶水回家。因此,我能每天亲近这池塘。

  池塘的水是清澈透明的, 能清楚地看见水中的各色水草, 游鱼在水草中悠然地穿进穿出, 水面上有鹭鸶、野鸭等水鸟在栖息、游曳。池塘里何止有芡实! 夏秋季节, 那里有满塘荷花、莲子、还有红菱。 渴了, 你若是用荷叶鞠一捧清涟, 那荷的香、水的甜就都到你嘴里了。

  我也常和小伙伴一起去采荷花、采莲蓬和红菱;要采芡实的话, 那要用镰刀去割, 因为有刺, 会刺伤手。

  可惜女孩们不会水, 只能采那些在岸边够得着的。多数时候, 我只能在岸上羡慕地看着那些会游泳的同伴。

  岸上也满是风景。葱茏的青草里杂着好些不知名的小花,红的、粉的、白的、紫的、黄的、蓝的,春天的颜色,应有尽有。我和几个小伙伴在那里嘻戏。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大人们在田间、田埂上忙碌着。

  听母亲说, 村子里这几个女孩都是一年生的, 数我最小。而我是家里的长女, 没有哥哥姐姐的引导,便特别地羡慕她们,觉得她们懂得比我多,讲的话很好听,举手投足也满是味道,穿的裙子也比我的漂亮,采的花也比我采的美。

  男孩子们能游到池塘的中间去, 吃得饱饱的再回来, 还带了很多芡实的茎和果实回来, 有的还抓到鱼呢。邻居家那个小男孩最能干,在水里游泳的样子真是神气极了,每次都满载而归。他们家的晚餐桌上总是特别丰盛。我羡慕得不得了。

  可能是看出了我对他的羡慕, 一天,他借了本《哪吒闹海》的娃娃书给我看。水里居然还有那样的故事!那是我读的第一本小儿书,我觉得邻居家那个小男孩就像哪吒。

  有一年, 父亲说是要摘荷叶盖房子, 便带我去离家稍远的一个池塘去。父亲说,我们住的这个地区原来是一个低洼的湖区,本来到处都是湖泊的。后来,很多外地人口迁移过来,才慢慢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原来不是这里的人吗?我问父亲。

  父亲说,解放前,这里很少有人住,基本是一些穷人或是土匪在这里落脚。我们家是二十多年前逃乱逃来的。

  父亲说的那个池塘,是个很大的湖。满湖的碧绿中骄傲地随风舞动着白色或红色的荷花,根本望不到边。父亲驾着小船, 用长篙绑着一把镰刀割那些又大又肥的荷叶, 我坐在船头拣起他割下的荷叶, 整齐地折叠起来放入船仓。

  父亲说,穷啊,用这东西盖房子,风一吹就散了。

  我不懂这些,很高兴地摘下船边最美的荷花、莲子、还有红菱。我兴奋极了, 终于能尽情地在水里“应有尽有”了!

  我也有些落寞: 要是有小伙伴能和我分享该有多好啊!

  我时不时地东张西望,终于碰见几个男孩子,他们在水中敏捷地游着,一边玩,一边采摘着荷花和各种果实。一会儿,他们游上岸,用荷叶做帽子戴。他们也好奇地拿眼瞟我;可我并不认识他们。

  也许父亲看出了我高兴深处的低落,他说:丫头,有个厉害的先生给村子里的女孩都算过命, 就数你的命好。

  我不知道命是什么, 只知道父亲在安慰我。

  父亲便讲起了家世,从爷爷、爷爷带的兵, 讲到更久远的家人如何读书, 如何中举人, 讲到家里的藏书楼是如何大,藏书是如何多......

  书里有你要寻找的快乐,父亲说。

  我对父亲说的这些没有太多感觉, 但记得与我有关的那个命。

  命好是不是就是母亲不生病、父亲总在家? 是不是可以想买什么小人书就买什么小人书? 是不是总能穿上想穿的花裙子?

  ......

  几度梦回儿时的池塘。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