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栀子花梦

2018-06-28 23:30  作者:王宜峭   |   浏览(

  我极爱栀子花,不只是因为她发散出浓郁的芳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更多的还是她那乳白厚重而有规则的花瓣以及微黄而长长的花蕊独具的风韵,常勾起我对童年的怀念。

  那时家乡还很穷,夜里不可能有什么电视之类消遣,吃过晚饭,一家子老老少少早早就上床休息。白天的功课不重,学校里老师也不甚管教,这样我们就有很大的自由,随心所欲的玩着自己的游戏。儿时的游戏许多都定格在乡村里那条,从深山沟里流淌出来的小溪里,我和小伙伴们光着脚丫,在浅浅的水里摸鱼捉虾,偶尔逮着好看的鱼或者螃蟹便放在清水养着。最好玩的去处是溪边的一个小潭。潭水并不深,但水很清,一大早村里便有女人在此用荼枯洗衣裳,流水会很快将泡沫冲走。潭里的小鱼受不了荼枯的气味,便在水里上下乱窜。

  每到初夏,潭边的栀子花开,满潭弥漫着浓郁醉人的香气,同洗衣挑水的女人们男人们的打趣声搅和在一起,让我的心情从一天开始就格外明朗。那也是个多雨的季节,一场瀑雨过后小溪水很快涨起来,但深潭里的水是仍然很清澈明亮。兴致起来,我便采撷了许多栀子花投入潭水里,祈望一潭水香气四溢,让吱吱运转的水车把它们带到遥远的地方去。这老爷子式的水车不断地启发着我的思维,让我衍生出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来。

  记忆中有时一些事情会很固执地时时闪现,只要一提到栀子花,便会浮现这么一个情景。在一个温暖晴和的下午,阳光透过溪边树林繁茂的枝叶洒向潭里,潭水较平时满些,一个小男孩被一群小伙伴围得个严严实实,小伙伴们很想知道他在做什么。做什么来着?建水电站呗!他只顾埋头手里的活计,极少搭理小伙伴们的询问,尽管他们是那么的热情和尊重他。他的小手上满是黏糊糊的泥巴,但满不在乎和自信的神气以及超越小伙伴们想象力的大胆构思,令小伙伴们好生钦佩。

  一起来干吧,很快小伙伴们也加入他的工作中,有帮着捏土的,有走远去寻石块的。去摘些栀子花,别弄坏了。便有机灵者将花朵放在了他的眼前。他仔细地选取一朵结实完整无缺的栀子花,小心翼翼地捻去花蕊,用一截细细的铁芒箕杆子从花的中间穿过,将花瓣的下端轻轻地放在用黄泥巴糊好的“水渠”上,让急急的水流冲得花朵飞快的旋转起来。小伙伴也学着他的样子做了好些,好多的施转的栀子花并排着,那阵势煞是壮观,小伙伴们欢呼雀跃:“发电啦,发电啦!”大家都乐了,咯咯的笑声在山谷里久久回荡。于是每到栀子花开的时节,村里的小伙伴们都玩这种游戏,大家围着那“电站”遐想了许多许多……

  好多年过去,我们都已经长大成人,村子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农人的屋舍依然陈旧灰暗,但毕竟在夜里是用电灯照明的,多数人家购置了电视机、洗衣机,山村的夜不再是静悄悄的,村里的女人们再也不用在潭边捣洗衣裳,孩子们也不必到溪边玩“电站”的游戏,他们的生活更加丰富、更加充实。乡亲们再也不必用水车加工粮食,不必举着松明走夜路,不必一担担从溪里汲水……然而,我儿时的玩泥巴乐趣和对栀子花的挚爱,就再也不可以理喻了。

  驻足在村里新铺水泥路的尽头望着那远处闪烁的街灯,望着望着,迷离中街灯恍惚成了朵朵盛开的栀子花,在清柔的晚风中,绽放盛开,而我竟然真的嗅到了浓郁的,栀子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