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耳,不知何时你已偷偷缠上我

2018-06-29 16:03  作者:琬琰   |   浏览(

  幼时常和小伙伴们在园中玩耍,回家时总会发现偷偷藏在裤腿上或者抓住一角衣襟的苍耳宝宝,天天调皮的跟着我回到家。若是某日在衣服上找不到偷偷隐藏的苍耳,蓦然就会有一种失落感,却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不觉有了一种彼此陪伴的习惯,而我也乐得有它的陪伴。

  ▲苍耳(Xanthium sibiricum)
  岁月缝花,在它的陪伴中我也一点一点成长着。那时的我们酷爱捉弄人,总觉得那种折腾会拉近感情,而苍耳就成了我们彼此捉弄的利器。而它坚硬的刺也会在不经意间亲吻我的手,向我传达着它的爱意,我却总是讶异于它的调皮。有时也会很好奇它有着怎样的构造,甚至把它扒皮抽筋,却只看到它里面黑黑的皮包裹的白白的种子,黑皮包着个白瘦子。那时对它有一点的厌恶,或许是因为被别人捉弄的多了,或许是因为它丑陋的样子。

  ▲苍耳(Xanthium sibiricum)
  许久在园中乱跑,也许久未见它,突然有一点想念。当我走到园旁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所有的植物都失去了踪迹,地下一个大坑那般突兀,却又那般的让人无话可说。在往后的一段日子里,我惊讶着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却又心痛着那些消失的植物,连带着回忆都一点一点开始消逝,在记忆中变得模糊。

  当我以为时过境迁,苍耳将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只留下一点残存的碎片在人们的记忆里的时候,它又给了我一个惊喜。那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土山,只是一次意兴阑珊的行走,却在转身回眸的刹那发现了苍耳宝宝的踪迹。那一刹的惊喜,那一瞬的喜悦淹没了我整个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却道只在灯火阑珊处。我开始去真真正正了解苍耳,再也不是小时候那般不在乎的抛弃,而是一种得而复失的感动,一种久违的心动。不知何时开始,你已经在我心底偷偷扎了根,我的心里有了你的位置。而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苍耳圆形的雄性头状花序及幼果
  深入了解苍耳却发现它偏安在<<唐本草>>的一隅,静静的藏在那却不声张。而我不知何时,走到了它的身边,看到了“主大风,癫痫,头风,湿痹,毒在骨髓,除诸毒螫,杀疳湿匿,主腰膝中风毒。亦主猘狗毒。”大抵古人认为苍耳主治癫痫、头疼等症,也可治一些中毒的病症。在<<本草拾遗>>中也记录了它的功效,“叶挼安舌下,令涎出,去目黄好睡。”以不同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苍耳的根、茎、叶、花以及苍耳子都可入药,却带有毒性,也许那种以毒攻毒的方法才是属于它的独特。

  ▲苍耳的心形叶
  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又在诗词中发现了它的踪迹。“黄沙漫道路,苍耳满衣裳。”那一刻,我仿佛身临其境,去感觉文天祥在那黄沙漫漫,有苍耳陪伴却仍抑制不住的苍凉;“烦置酒,摘苍耳。”黄庭坚却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烦闷,排解自己的忧愁;“不惜翠云裘,遂为苍耳欺。”李白以简单的说辞表现了对苍耳的喜爱和被苍耳捉弄的无奈。我和他们一样,喜爱着苍耳,却又感叹着它不知何时的偷偷缠绕,那般安静,却让人无法忽视。

  苍耳的刺是为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将它带离而生。这世间,注定了懂得分寸的人,将会失去那不管不顾的勇气。苍耳是摆脱命运摆布的一个特例,它可以遨游山河大地,却不会遗忘最初将它带离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