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里,槐花香

2018-06-29 16:47  作者:王芳芳   |   浏览(

  五月,槐花儿开了。

  天,蓝得干净透彻,风,暖得柔和惬意。初夏的一个周末,几位校友相约,驱车二百多公里,来到莱西的大青山寻幽觅胜,踏青赏花。

  还未到槐花林区,便飘来了清淡的槐花香。我似乎听到了蜜蜂们嗡嗡采蜜的声音,待至槐花的密林深处,才见深深浅浅的白色和红色的花朵中,有含苞待放的,有晶透莹白的,一簇簇,一串串,沉默中积蓄着力量。花瓣白得耀眼,花心里若隐若现的绿色透着勃勃生机;开得最灿烂的,花香最浓,但花瓣白里透着微黄,带着几分即将落幕的黯然。

  欣赏和采摘槐花的人特别多,或三五一群,或七八一伙,那缕缕的槐花儿香,引诱着我们每个人的视线。天空湛蓝,那串串花儿掩映在天地间,像极了儿时记忆中的风铃,清脆的铃声犹如耳边,在丝丝花雨的缠绕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色彩斑斓的童年。

  槐花儿飘香的季节,槐花累累地挂满枝头,我们会在这洁白的花海里奔跑,打闹,尽情吮吸着槐花香,对槐花特有的鲜味充满了期盼。

  每当放学归来,小伙伴们就会忍不住哧溜哧溜爬到槐树上折上几串花儿,再大把大把地塞进嘴里,贪婪地咀嚼着脆嫩的槐花儿,或是用长杆采上一些,带回家让大人给包包子吃,或是用鸡蛋做成香喷喷的槐花饼,那香香的槐花儿味,长久地留在了记忆中。

  由于是周末,来采槐花的人可真不少。但树大多是高树,给采摘也带来了困难,这并不削减人们采花的兴致,阵阵说笑声打破了山林的幽静。

  采花不是我的强项,虽然小时候也能敏捷地爬到高高的树上,但现在的我,基本上也就望“花”兴叹了,只能找一些矮矮的枝条,采几把过过瘾。重在参与嘛,收获多少并不重要,只回到这花海中,已足够让我开心和幸福的了。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槐花花期短,始初淡绿翠嫩,晶莹剔透,如翠似玉。待花瓣完全放开,像极了弯弯的小船,里面便是黄色的花蕊,每当清风徐来,便花香四溢了,那些早熟的花瓣也会迎风飘落。

  “零落成泥碾成尘,惟有香如故。”槐花在五月里如约绽放,以最美的姿态呈现,热烈拥抱属于自己的季节,尽情享受生命的意义。花期虽只有十几天的光景,也用心感受着生命的悸动,随着风,和着雨,带给人们沁人心脾的香。

  如此迷人的花香,蜜蜂当然不会错过。看吧,它们穿梭于花丛间,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上,一会下,忙碌地采个不停。有了它们,我们便可以吃到甘甜的蜜蜂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贮备一些槐花蜜,把它们分散到每一个日子里,穿过生命散发的芬芳。

  置身在野槐树林中,头顶是嘤嘤嗡嗡的蜂鸣,脚底是翠绿的青草,感受着阳光与风雨交替守候的时空里,有几分热情,也有稍许凉意。

  是啊!这个五月,槐花是乐观的使者,它挥不去的俏丽与豪迈,带给人们可贵的生活启迪——生命如花,忘记过去,珍惜现在,乐观未来,生命之花便会永远绽放在万物蓬勃的五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