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飘香,芳香了整个童年

2018-07-06 22:01  作者:竹子(配图)   |   浏览(

  傍晚时分,在菜市场一角,无意中瞥见一老者在出售槐花,望着那已经有些焉了的槐花,一种久违的情愫立刻涌上心头。我突然意识到这般时候本该是槐花满枝头,香飘千万家的季节了。

五月,飘香的槐花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每到四五月份,一到下午放学时间,急急忙忙跑回家将书包丢在窗台上,来不及摆好位置便手提竹篮,找出一支端正的竹竿,用铁丝或钢条折成一个弯钩,将其套在竹竿的末端上,这是我们用来钩折槐花的简易工具,然后相约三五伙伴,循着那沁人心脾的槐花散发出来的香味,一同去村子周围的树林里或者田垄之上,用自制的工具去钩折那槐花枝。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没有多少耐性去用竹竿站在树底下昂头瞅准一个个挂满槐花的树枝,因为折下树枝后,又要进行第二道工序,用手再去一串串的捋下槐花,对我们而言,这是很麻烦的。

上树采摘槐花

  我们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直接将竹竿撂在地上,使出全身气力,猛的蹿上那或粗或细、或高或低的槐树,不顾枝干上长出来的新刺,直接用手去摘。骑在树枝上的我们欢快之极,如同马背上的英雄,置身于花的海洋,被各种香味包围着,整个人是极其畅快的。不时的捋下一撮嫩嫩的、如同雪花般的槐花直接塞进嘴里,顿时香气洋溢,在树下等着接我们采好槐花的伙伴只有满脸的羡慕。

在屋后采收槐花的一家人

  等我们将采摘来的槐花装满竹篮的时候,槐花树早已被我们几个折腾的狼狈不堪,断枝残叶到处都是,而我们是管不了这些的,只顾着抬起满满的战利品,一路上打打闹闹,计划着如何给我们几个分配这采来的槐花,此时鸟儿清脆的叫声伴随着我们的回家路,天际边余辉正逐渐淡去,乡村炊烟已袅袅升起,母亲这个时候已在村口守候多时了。

采收了一竹篮的槐花

  母亲唯恐我们摔伤,既责怪又心疼,忙将采摘回来的槐花放进盆子里淘洗干净,等晾干后,取出部分磨好的面粉跟槐花倒在一起,然后注水进行搅拌,白嫩的槐花在面粉的包裹下更加洁白如雪。经过母亲精心的雕饰,既可以做成麦饭当成主食来吃,也可以做成槐花馒头,当做我们的糕点。每当热气腾腾的槐花饭出锅的那一刻,我早已迫不及待,瞬时将手伸进笼子里抓出一把塞进嘴里,早已忘了发烫的余热,带着麦香的槐花在嘴中是甘甜醇香的。母亲说槐花跟面粉最初的结合是因为灾荒年馑中由于缺少粮食,只能拿槐花来充饥了。而今天的人们早已忘记了忆苦思甜的这层背景,而更多是对健康饮食的追求。

槐花做成的美食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加,学业工作的繁重,这样的情景已很多年不再继续。曾无数次梦见自己上树折槐花,梦醒时窗外却是格外的静谧,偶尔有不知名的昆虫发出淅沥叫声。今年五一节回老家途中,刻意想去闻闻槐花香,追寻从前的足迹,但一路未曾寻得一丝儿时的痕迹,心底难免有点失落。突然被他人提醒,“今年雨水较往年都多,搅了槐花正常的开花季节,今年是看不到槐花了”。确实,曾让我无数次惦念的槐花只能到明年了。

童年的槐花香

  在对槐花的记忆中不仅有槐花的香味,更有我儿时的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