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枣花色正新

2018-07-22 21:42  作者:刘明礼   |   浏览(

  浓郁芬芳的枣花香,是我乡愁的索引,是家乡的味道

  我的故乡河北沧州,以盛产金丝小枣而久负盛名。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随处可见成片的枣林,许多人家的房前屋后也种有零零落落的枣树。春夏之交,正是枣花盛开的时候。

  春风乍起,桃花、杏花、梨花、李花们便已按捺不住,在料峭春寒中竞相开放、遍吐新绿。而那些枣树,却像一位宠辱不惊、沉稳淡然的智者,依然香甜地睡着大觉。黑黢黢的树干、光秃秃的枝桠,没有一丝动静,似乎是在蓄养精神,又仿佛不屑于去和那些别的花儿们争奇斗艳,“俏也不争春”!

  五月,春进入尾声。当别的树木大都已繁花落尽、绿荫如盖的时候,枣树才像一个悠悠老者,从酣睡中慢慢醒来。它揉揉被艳阳刺痛了的睡眼,不紧不慢地伸伸懒腰,在熏熏微微风中舒展舒展胳膊,仰着头朝太阳打几个长长的哈欠,才不慌不忙吐出点点绿意,猛然就抖擞起了精神。

  暖风吹拂,阳光和煦,枣枝上的芽苞一天天变大。不几日,就在一个不经意的早晨,忽然有股暗香,从窗子的缝隙之中幽幽袭来,朦胧中仿佛有位仙子款款来到你的身旁,水袖轻拂面颊,粉脂凝于鼻翼,让人不由地从清梦中慵慵醒来。走到院子里一看,枣树上的那些嫩芽,不知几时衍变为一串一串的叶片,每片叶子的根部都夹着一簇簇金黄的小花,挤挤挨挨,光艳夺目。

  碧绿的叶片,透着太阳的光泽,像一片片水头十足的翡翠;一串串米粒般的黄色花蕾,像贵妇身上的首饰,成色千足、金光闪闪。不知是绿叶映衬了黄花,还是黄花衬托了绿叶,两者的结合,如此完美,不由让人联想到“金枝玉叶”这个词汇。枣花释放出浓郁而又清雅的异香,弥漫在空气之中,浸淫到人的心脾里边,淹没了整个村庄,也倾醉了大地田野。

  弥散四溢的枣花香不仅陶醉了人儿,也引来成群结队的蜜蜂。枣花蜜可是出了名的好蜜,富含多种氨基酸和营养元素,能开脾润肺,增强免疫力。我小时候的四五十年前,对一般乡下人来说,能吃到蜂蜜那可是想都不敢想。也许是造物主的恩赐,家乡有种叫“蜜蜂罐儿”的野蜜蜂,尾部储藏着一罐甜甜的蜂蜜。孩子们时常会站在枣树下面,在枣花上找蜜蜂罐儿。偶尔逮到一只,从中间扯断,直接将它肚子里的蜜吸吮到嘴里,带着枣花香味的蜜汁一溜下去,简直能甜到心口窝里,嘴唇上半天都是甜甜的。

  我也像那些蜜蜂一样,对枣花有种特别的钟爱。在我看来,无论是桃花、杏花,还是梨花、李花,尽管艳丽,但它们开得未免有些张扬,而且香气不足,充其量算是一群娇艳的少女;槐花虽然清香飘逸,但开得过多过满,未免显得有些跋扈,而且结不出甜美的果实,缤纷落英似那深宫的怨妇;只有这枣花,深隐在宫帷之中,珠光宝气,质若幽兰,内敛而不做作,高雅而不傲气,大方温婉,低调含蓄,就像一位腹有诗书、温柔娴淑、气质优雅的高贵公主。如此说来,它不是“金枝玉叶”又是什么?

  枣花有别于其他的花,还在于它的花期较长。在所有的树木中,枣树发芽几乎是最晚的,而且,它的芽总是不肯一下子齐齐发完,而显得有些拖拖拉拉。甚至,有的枣呆儿上的“枣窝窝”已豆粒般大,有的枝才刚刚吐露芳华,仿佛为的是让人们多闻一闻它的花香。这,也许是它独有的魅力吧。

  家乡的枣花香的醉人,金丝小枣更是远近闻名。金丝小枣又名“西河红枣”,果实长圆,手指肚大小,果皮棕红,果肉青黄,如珠似玑,掰开能拉出缕缕晶莹的糖丝。它皮薄、肉厚、核小、质细、味甜,含有蛋白质、脂肪、淀粉、钙、磷、铁以及多种维生素,具有舒肝健脾、清心润肺、补血养颜、调中益气等功效,是老幼皆宜的滋补佳品。

  鲜枣生吃,甜脆爽口;晒干后吃,肉厚醇劲,香甜如蜜;蘸上白酒密封发酵做成醉枣,消痰祛火;焙干泡茶,别有风味。用它做枣粽子、枣粘糕、枣切糕、枣花糕、腊八粥等食品,既增色又增味。妈妈蒸的枣饽饽,是我儿时的最爱,许多年后还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据说这“金丝小枣”之名,乃出自于乾隆皇帝的御口。相传有一年,乾隆下江南途经沧州,中途在一片枣林间歇息。时值仲秋,正是小枣成熟的时候,风摇树动,挂满枝头的小枣如一串串小铃铛,绿的似翡翠,红的像玛瑙,在艳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煞是诱人。乾隆亲手摘了几颗,掰开一看金丝闪耀,放进嘴里酸甜如饴,大悦而赞:“沧州自古草泽之地,然金丝小枣风味殊佳,如是者鲜矣。”金丝小枣由此而名扬天下。

  家乡有句农谚:“七月十五枣红圈,八月十五枣落杆。”中秋时节,枣儿熟了。一粒粒红枣压弯了枝头。早上趁着露水,摘下几颗,用牙一咬,丝丝凉、嘎嘣脆、甜掉牙。择一个晴好的日子,家家户户、老老少少,约好了似的一齐出来打枣。林间、街头、院里,到处是一派繁忙热闹的景象。

  大人们手挈长竿“啪、啪、啪”地打着,红的、绿的、半红半绿的小枣纷纷落下,如同下起彩色的冰雹雨。孩子们嘻嘻哈哈一拥而上,捡起来在衣服上蹭蹭便塞进嘴里。打枣、捡枣,树上、树下,欢声连着笑语,演绎出欢乐的丰收圆舞曲……

  眼下,故园枣花色正新。在我的意象里,那醉人的枣花香,和家乡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也和我的童年岁月连缀在一起。浓郁芬芳的枣花香,是我乡愁的索引,是家乡的味道,也是家乡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