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童年时光

2017-05-10 16:15  作者:时间在想念   |   浏览(

  春天,百花齐放,蜂蝶遍野;
  夏天,繁星点点,蛙声连片;
  秋天,野果累累,上树下田;
  冬天,白雪飘飘,河上走冰。

  这是童年记忆里的四季留给我的印象,充实而温暖、快乐而简单。我是在安徽安庆的农村长大的,上大学之前没有走出过我们那个小地方,童年更是充满了泥土的芬芳和简单的快乐。现在离开了那片土地,偶尔回去,却时时想念,不曾忘怀!

油菜花香
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的油菜花开时

  记忆中最开心的事是去外婆家,可以跟在表哥后面一起到山上去玩。那时候所谓的山也不过是地势稍微高一点,上面有十几二十棵松树的小山坡而已。可这些却是我们童年的乐土,在我们心目中,完全不亚于现在的游乐场。或者说,这些就是我们儿时的“游乐场”。只是没有了人工的痕迹,也没有围起来与外界隔断墙,更别说门票了。

儿时的松树小山坡
长着松树的小山坡

  每次周末或者放暑假,我都会吵着要去外婆家。然后爸妈会送我到外婆家,他们则忙着赶回家干农活去了。我们几个表兄弟就像羊从羊圈里放出来一样,到处撒了野的乱跑。其中,最让我们留恋,也是最热衷的地方就是外婆家屋背后的那片松树林。有时候,我们几个一待就是整个上午或者整个下午,直到外婆喊我们回去吃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才意识到日近中午或者日落西山。于是,我们童年的美好时光就如同野花野草一样,恣意生长在那片小树林里,恣意生长在每一个我们跑过的角落里。

夏季水中嬉戏的我们
童年,无拘无束的我们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躺在松树林的树荫下,微风从树梢吹过,沙沙作响。夏日的午后,知了在树上“知了、知了”的叫了一轮又一轮,我们会从外婆家的竹园里用刀砍一根很细很长的竹竿,再用铁丝围成一个气球的形状,把塑料袋套在上面,然后插到竹竿的顶头,这样,我们DIY了一个捕蝉器。那个时候我还小,这些都是年长一点的表哥带我们制作的,不晓得这个铁丝又是他从外婆家哪个农具上面拆下来的。整个夏天,我们都穿梭在树与树之间,寻觅着树上知了的踪迹,然后小心翼翼的用捕蝉器将它逮住,放在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里面。有时候,一个中午我们能收获十几只知了,不过偶尔也会收获无几。每年的夏天,我们都会重复着这件事情,而且乐此不彼,仿佛夏天没有捕蝉就没有过暑假一样。

夏季捕捉知了
夏季,我们在烈日炎炎下捕捉知了

  夏天一过,秋高气爽,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松树里掺杂着的几棵棠梨树又成了我们进攻的对象。棠梨,那是记忆中童年的味道,也是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我们所能收获到的零食。使用到的工具还是竹竿,我想主要的原因是方便取材。表哥用竹竿一个劲的敲打棠梨树,我们几个小的就拿着袋子在树底下捡表哥敲打下来的棠梨。等表哥上了五六年级的时候,我们就不用拿竹竿了。因为这时候的他,只要稍微的蹬几下,就如同猴子一样上了树,然后坐在树杈上一副得意的样子,我们几个小的只能在树底下羡慕了。

棠棣树的棠梨
还记得棠梨的味道吗?

  从树上摘下来的棠梨我们会迫不及待的第一时间送进嘴里,那滋味别提有多好。等我们一个个吃不下了,再把剩下的带回去,央求着外婆用马罐在土灶里给我们煨着吃。外婆会在里面放点糖,那样味道就好极了,我们几个都会争抢着要拿更多,这个时候,外婆都会公平的给我们一个个的发,保证每个人都一样的多。

致逝去的童年
童年,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

  童年的时光,就在外婆给我们一个又一个分棠梨的时间里一去不复返,可那些时光里的无忧无虑、简单快乐却如同午后的蝉鸣声,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脑海,如同外婆从马罐里倒出来的热气腾腾的棠梨,甜在心头。